流河

熬夜把丢了的内容补回来了。


我的人生圆满了。【去世】


用备忘录写了兄弟组长文。


忘了保存。



真的很痛心。
你有嘴,你是个健全的人,你可以做你想做的。
但是你不能做对的事情。
你有嘴,你说真话,有人会过来堵住他们。
你健全,你有所行动,有人会打断你的腿。
你可以做你想做的事,你做了对的事,有人站出来戳你的脊梁骨。
你永远都是少数派,而多数人总是会站在你的对立面的。
他们会笑着活生生把你打死。

“Call me by your name…”

“and I will call you by mine. ”

【自截图&调色】

是你家小雀斑√

丹麦女孩里的惊鸿一瞥,亦刚亦柔尽是戏,一颦一笑皆是情❤

新试水产物【thesewt】

【悄咪放个小片段,正粮正在努力生产中……

tag就算了,打出来怕是会被人打死(假笑ing)】


但忒修斯终于见到纽特的时候,他还是听得自己心头“咔嗒”一声,像是什么东西裂开了一道缝。


他姑且认为那样东西是他的克制和理性。


办公室的帘子被统统拉起,使得本就不算光亮的室内更加昏暗。借着仅有的光线,忒修斯看到,他的弟弟——他的阿尔忒弥斯——安静地坐在办公室楼梯的台阶上,就像是曾经独自一人坐在后花园里,细数着地上的雏菊那样。


只不过,现在的纽特·斯卡曼德不再是独自一人了。


忒修斯看着纽特身边的女孩,心里顿时明白了对方的身份。他一声不吭,静静地看着眼前两个亲昵的孩子。


身形瘦削的纽特环着双膝,一只手被面前的女孩轻柔地拉着。这一幕在任何一个旁人看来,都更像是一对爱侣在谈情说爱。


在忒修斯看来也是如此。


瞎  几  把  画。

我爱他,永远爱他,我永远喜欢斯卡曼德兄弟!!!!【超大声!】

【斯卡曼德兄弟】傲罗指挥部工作的同事们都在谈什么

●兄弟组亲情向,想看刺激骨科的朋友们对不住了【双手合十】

●人设ooc,私心bug多TT

●试验品!真的就,很惨不忍睹。。。【哇你这么说就更没人看了呀(ノ`⊿´)ノ】

————————————

“哎,我说……”亚当·格兰特咬了一口手里的果馅卷,含糊不清地嘟哝着。“头儿今天是不是不大高兴?”

“什么意思?”皮埃尔·伯纳德头也不抬地敲着手底下的打字机。

“就是说头儿今天的表现,简直像吞了条火蜥蜴一样……”

“他哪天不像是‘吞了条火蜥蜴’。”

“这不是重点,兄弟,这不是重点。”吞下了最后一口果馅卷后,亚当用“清理一新”弄干净了油乎乎的手指。“你看他今天对休的态度!老天,那训话声都能一路传到主席那儿去了。”

“如果休不没有犯错的话,头儿是不会冲他发脾气的。”

“你是说他给头端去一杯咖啡?就因为他往里边加了两块糖?”

“那是因为头儿从来不摄入任何含糖的东西……好吧,偶尔也多少吃点……天哪,嘿!听好了见习生,”皮埃尔揉了揉眉心,痛苦不堪地叫了一声,“如果你天天都因为这种事情大惊小怪的话,那么我建议你趁早还是换队算了……说真的,算我求你,能不能安静一会儿?就一小会儿?我要是再不把这篇该死的报告写完,一会在里边被骂到失智的人就会是我了!”

“好的好的,十分抱歉,总之,最后一个问题,”亚当两手一合,十分谦卑地把手抵在鼻尖上,“头儿他发火到底是为了什么?我的意思是,作为一个新人,要是我也被他骂这么一顿,那估计要不了多久,我就真得跟你们say goodbye了,申请都免得递了。”

“你是真的不知道忒休斯·斯卡曼德有个弟弟?”皮埃尔叹了口气,抬起头来看了亚当一眼。“他的弟弟,纽特·斯卡曼德?”

“纽特·斯卡曼德?那是谁?”

“Mon Dieu!见习生,好好看一看当代最伟大巫师们的家谱!”皮埃尔大呼小叫着,彻底放弃了手头的那篇报告。“纽特·斯卡曼德,斯卡曼德家的二公子,忒休斯·斯卡曼德那‘最最亲爱的弟弟’。”

“好的好的,头儿有个弟弟,了解了……所以说,他今天这么生气是为了他的弟弟?”

“对,是这么回事。”

“那他弟弟怎么了?生病了?住院了?还是说遭遇了不……”

“嘘——!!!”皮埃尔吓得直接从办公桌前跳了起来。“你还要命吗?”

“……就是猜测一下。”

“那也不能没边儿瞎猜啊!要是被那个,”他用左手拇指指了指身后那扇禁闭的大门,咬着牙嘶声说着。“被那个听见了,你十条命也得被他阿瓦达掉。”

“我不大明白……那纽特·斯卡曼德是怎么了?要是没出什么事……”

“他没给头儿回信。”

“……什么东西?”

“他没给头儿回信。”皮埃尔抱着膀子,平静地说着。

亚当看了看皮埃尔,咽了口唾沫,把手里本想扔在地上的果馅卷的包装纸揣进了兜里。

“嘿,见习生,我知道你什么心情,我懂。”皮埃尔微微一笑,煞有介事地拍了拍亚当的肩膀。“不过,相信我,等到你真的有机会和斯卡曼德先生一起共事之后,你也就不会在乎他这奇怪的小脾气了。现在,恭喜你,你已经对在这里工作会遭遇的最大风险了如指掌了,如果没别的问题,我要继续工作了,毕竟,我可不想一会被人从里边抬去圣芒格。”

“……但我还是觉得你用魔法来写报告,要比用手一个一个敲到纸上快的多。”

“闭嘴,你烦死了,”皮埃尔瞥了一眼亚当,继续敲起了手下的打字机,“你这种家伙根本就不懂麻瓜科技的魅力。”

————————————

唐娜·泰勒站在忒休斯办公室的门前,迟迟不敢敲门。

她焦虑地看了看墙上的挂钟,看着被雕刻成猫头鹰样的钟摆摇摇晃晃,不时向自己这个方向看来。该死的,瞅什么瞅。唐娜怨愤地皱了下眉,捏了捏手中的羊皮纸。今天她心情本来是不错的,下班之后她和恋人约好了要一块共进晚餐,并且,她的好妹妹给她邮来了信件(这跟办公室里那位天天苦等弟弟回信的人可不太一样),说自己已经顺利通过了N.E.W.S.考试。一切本该都顺风顺水地让人心满意足……如果没发生“这件事”的话。

去他妈的混账皮埃尔!唐娜在心里暗骂道。如果这家伙不是自己的上司,如果自己的资历比他大一点,如果没欠他一顿午饭钱的话……

她唐娜也不会沦落到要替这无赖来送他迟到的工作报告。

年轻的女傲罗抬起头,心情复杂地看了看墙上死盯着自己的猫头鹰钟摆。哦,管他呢!唐娜咬了咬牙,下定了决心。管你是忒休斯·斯卡曼德还是魔鬼,老娘就这么推门进去了!

反正早死晚死都是死,那还不如早受完罪早清心……

况且,要是再晚一点,斯卡曼德那恶魔还不得把自己生吞活剥了。

“叩叩叩。”这么想着,唐娜大义凛然地敲响了面前的木门。

“请进。”

你瞧,也没有那么难嘛!

唐娜咽了口唾沫,拧开了手中冰凉的门把手。她推开木门,低着头,唯恐和忒修斯进行直接的视线接触。

“斯卡曼德先生,这是,”唐娜轻咳了一声,试图把跳到嗓子眼的心重新吞回肚子,“这是皮埃尔·伯纳德先生的工作报告,是有关前几日在街头捉拿暴动巫师的……”

“放在这里吧。”忒修斯两眼望着窗外,压根没把心思放在唐娜身上。

而这反而让唐娜在心中暗喜起来。

噢,唐娜舒了口气。老天保佑!纽特,好小伙子!幸好他把老大的注意力全支走了。

“那么,先生……”唐娜看了眼桌上的报告,小心翼翼地乘胜追击,“没有别的指示的话,我是否可以……?”

“走吧。”

“好的先生!”年轻的女傲罗强忍住心中的喜悦,忙不迭地微鞠了一躬,转身就飞也似地向那两扇半掩的木门走去——

Viva La Newt!年轻人!!愿梅林保佑你!!!

“等一下,泰勒小姐。”

……???!

情况不妙……

唐娜干咳了一声,很不情愿地把右手从门把手上撤了下来。

“……斯卡曼德先生,您还有什么吩咐吗?”

拜托!拜托您千万不要问我为什么报告这么晚才交上来!毕竟这东西也不是我写的,我只是代交而已!是皮埃尔那乌龟王八蛋自己不敢来才让我过来的!老大啊我上有退休的麻瓜父母下有刚考完试的好妹妹我男朋友还在家里等着我回去吃饭呢我求求您千万千万别骂我千万千万网开一面我还年轻我还有大好的青春等着去挥霍呢!您看您也有弟弟好巧我也有妹妹四舍五入我们就是一家人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啊,没什么大事,”忒修斯转过头来,瞥看了一眼唐娜放在桌上的报告,“是这样,泰勒小姐,我记得你家里是有个妹妹的,对吧?”

“啊?为什么问这个……不是,我的意思是,是的,是的先生,我是有个妹妹。”

“我听说,你跟你妹妹相处的很不错?是这样吗?”

“嗯,我们相处的确实不错……”

“哦,那真是太好了。”

唐娜强忍着心头的惊奇,看着忒修斯转过身来,用那双机敏的灰蓝色眼睛把自己上下打量了一番。接着,这位首席傲罗伸出手来,指了指唐娜身边唯一一把乌木椅子,下了个一个字的命令:

“坐。”

“呃,斯卡曼德先生……?”

“不用担心,报告的事情我待会亲自找伯纳德先生谈的,现在……”忒修斯笑了笑,这反而让唐娜浑身一阵恶寒。

……这个老乌克兰铁肚皮,他到底在打什么鬼主意。

“现在,我们来聊聊你的妹妹吧。”

————————————

“然后呢?”亚当伸着脖子,一脸好奇地问道。“然后头儿又说了什么?”

“他问我妹妹叫什么,我告诉他,我妹妹叫露比·泰勒。”唐娜端起桌上的蛋奶酒,轻轻嘬了一小口。“他说‘噢那真是个好名字’,我回谢了他客套的夸奖——鬼都能看出来他叫我留下绝不是为了问我妹妹是谁。”

“哈,我大概能猜到一点了。”亚当咧开嘴,露出的一个大大的笑容。“唐娜·泰勒和露比·泰勒,英国魔法部姐妹相处的典范啊!头儿这是想找你取经?”

“Bingo. ”唐娜放下手头的蛋奶酒,打了个响指。

“那你是怎么传授的呢?”

“我就告诉他,保持姐妹情——兄弟情,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要维持两人间的良好交流。当然了,老大跟我说,他愁就愁在纽特拒绝跟他进行任何交流。所以我就说了,‘您得抓住一切机会和他互动,我的意思是,情感上的互动,交流是必要的,如果他拒绝,你就要主动’……”

“说真的,我觉得头儿挺努力的了。”亚当摸了摸下巴,一本正经地开口道。“你看他那信写的,恨不得一周寄去一封……”

“总之,”唐娜清了清嗓子,继续道,“我告诉老大,他得想办法创造两人之间面对面交谈的机会,而不是隔空写信试着交流……”她又喝了口蛋奶酒。“如果能碰面的话,最好多进行一些能加深情感的互动,比如说,适当的肢体接触……”

“肢体接触?”

“一个拥抱。”

“老天你不是认真的吧……”

“我当然是认真的!”唐娜高声说着。“在我们家里,和家人拥抱是最重要的亲情沟通方式。很多时候,如果你有些话说不出口,一个拥抱就能解决掉很多的问题,特别是两个人闹了矛盾,如果另一个人肯接受你的拥抱,就说明他原谅你了。”

“但是你确定这一招对头儿适用吗?”亚当揉了揉太阳穴,愁苦地说着,“我觉得他俩之间的误会和矛盾不是那么容易解决的。”

“其实,说真的,我也不知道行不行得通……但是死马当活马医也总比无所作为要强很多吧?”

“嗯,也是这么个理。”亚当迟疑地点了点头,似乎被多少说服了。“那之后呢?咨询结束了,他也问来自己想要的经验了……是不是就没有别的了?”

“嗯,差不多,不过在我临走前,他又叫住了我。”

“嗯哼?这又是干什么?”

“啊,他没想为难我。”这样说着,唐娜的脸上表情柔和了下来。

“他告诉我说,很高兴听说露比能顺利通过N.E.W.S.考试,还说假以时日,她一定会成为一个有出息的女巫……甚至比他还要出色。”

————————————

“哟,回来了老兄。头儿的谆谆教诲都听进去了吗?”

“闭嘴,见习生,没你说话的份。现在,把那沓该死的羊皮纸递给我,我得抄写那该死的《魔法部令》了。”

“……嗯?怎么用魔法来写了?你不是很喜欢麻瓜科技吗?”

“我求你,闭上嘴消停会儿,好吗?还有,你要是敢把我用魔法抄《魔法部令》的事儿告诉头儿,我发誓,我会把你的头剁下来给我家孩子打魁地奇用。”

——TBC——

(试验品)就,随手练笔拔杯小段子

【少年汉尼拔里的小拔&剧版威尔(比原设定年轻,差不多25.6岁)

往不往下续看心情╮( •́ω•̀ )╭】

关起标本池的两扇盖子后,汉尼拔·莱克特扭过头去,不再去看池子里那个垂死挣扎的白痴。没关系,汉尼拔笑了一笑。没关系,不急于一时,反正他还有的是时间……

死的也无所谓。汉尼拔这样想着,虽然不如活的料理起来更让人满足,但总归是聊胜于无。

汉尼拔从来不是一个过分挑剔的人。毕竟,多年以来的等待和蛰伏,已经让他拥有了一颗足够强大的耐心——好的猎食者从来都不急着一口吞掉自己的猎物。就像是猫捉老鼠一样,先是啃掉尾巴,将其放走后,再啃掉它的手脚,最后才是开膛破肚的飨食。

对于猎物不应宽容,优柔寡断那是懦夫才会做的事情,但理应让对方“死得其所”。像是这位……米尔科先生。

汉尼拔挑了挑嘴角,按了按隔离衣口袋里搁置着的手术刀。

哦……他会让米尔科先生身上的每一个部分都发挥其应有的价值——至少,在这一点上,他会比这具身体的主人做得更好。

这样想着,汉尼拔推开了标本间的大门,向外走去。他合死大门,拆开一包崭新的手术手套戴在手上。而当身后的声音响起时,一瞬间,汉尼拔同时想起了标本池里的米尔科和口袋里的手术刀。

他下意识地把手伸进了隔离衣的口袋里。

“莱克特先生?”那陌生的声音又唤了一次,汉尼拔抬起头来,脸上的表情晦暗不明。

这次,汉尼拔看清了来人的面庞了:是一个完全陌生的人。

“您是……?”见对方似乎没有攻击一类的恶意,汉尼拔隔着口袋,紧紧按着手术刀的刀柄,用着一贯礼貌的语调开口问道。

“抱歉,这样晚了还来打扰你。”来者轻声说着,语气里的平静像是在问今晚吃什么。“本应是波皮尔督察前来的,但近日他事务实在太多,脱不开身……”

“您是波皮尔督察的手下?”

“差不多是这样。”面前的陌生人点了下头,表示肯定。“我是考纳斯警局派来的,我叫威尔·格雷厄姆。”

“格雷厄姆……?”

“探员。另外,叫我威尔就好。”

“好的,格雷厄姆探员,威尔。”汉尼拔笑着,两个称呼一并叫了一遍。“有什么可以帮你的吗?”

看完FB2后我的感受(前方剧透高能):

















1.“卧槽莱斯特兰奇家还有好人?!”

“卧槽莱斯特兰奇家的好人死了?!”


2.第一部奎妮:人见人爱花见花开从小看透全世界人心能洞悉所有人心中的各种黑暗但是仍然能够保持纯洁用一双干净的眼睛看世界爱别人即使情况再糟也能保持正义的小天使

第二部奎妮:给雅各布施迷情剂逼他娶自己大马路上跟人吵架分分钟扔了雅各布头也不回轻而易举受了格林德沃蛊惑转头投奔黑魔王扔了纽特一行人包括雅各布的疯婆子


3.看了克雷登斯姓邓布利多之后的我:


                           “扯。”


4.裘花邓是去打酱油的。

德普格是去放烟花&推销煤气灶的。

雅各布和奎妮是去离婚的。

纽特是去逗猫找蒂娜的。

克莱登斯是去找妈的。

纳吉尼是跟着克莱登斯找妈的。

丽塔是去送死的。

忒休斯是去看着丽塔送死的。